深度調查
  股民的“賭球”邏輯
  當傷停補時階段荷蘭隊的最後一腳射門被澳大利亞門將撲住,荷蘭3:2取勝的比分隨主裁判的終場哨聲成為定局,既是股市大戶又是資深球迷的老明雖然雙眼已佈滿血絲。一場精彩對攻的球賽過後,老明下註了澳大利亞取勝獲得了數千元的獎金。
  明明是荷蘭隊贏球,為什麼老明下註澳大利亞取勝可以賺錢呢?原來,根據博彩公司設置的盤口,荷蘭隊在開賽前讓澳大利亞隊1.5球,因此荷蘭隊需要在比賽中贏2球以上,在博彩中才算贏球。最終比賽結果為荷蘭隊3:2獲勝,根據盤口確實澳大利亞贏球,老明押註成功贏取了1.22倍的獎金。
  之所以選擇押註澳大利亞,老明說自己運用了炒股中典型的莊家思維。“全世界的博彩公司都是財大氣粗的大莊,他們有著最優秀的足球數據分析團隊,也有專業的精算師幫他們計算賠率。荷蘭隊在首輪5:1大勝上屆世界冠軍西班牙隊後,全世界球迷都認為荷蘭隊有實力贏同組弱旅澳大利亞兩球以上。但為什麼博彩公司開出讓1.5球的盤口呢,如果全世界都押對了,那博彩公司豈不是要破產?這就如同股市中的莊股,走勢大家都認為會進一步拉升,但往往卻會進行強烈的下跌洗盤。”基於這種判斷,老明逆向“買波”成為那一夜少數的贏家。
  西班牙0:2負於智利,兩輪比賽過後便遭遇淘汰。股民小陳是無數失望的球迷之一,但他極富對沖策略的投註方式贏得了彩果。
  在開賽前,作為西班牙球迷的小陳將過半資金壓在西班牙贏球上,剩下資金分成三份買了智利隊1:0、2:0、2:1取勝的“波膽(比分)”。由於猜測比分的賠率遠高於猜測勝平負的賠率,雖然比賽結束後小陳押西班牙贏球的資金輸掉,但2:0“波膽”高達30多倍的賠率依然給小陳帶來了正收益。中國證券報
  外圍賭球 贏錢的都是傳說
  人脈比較豐富的大戶球迷通常是委托國外的朋友幫忙在博彩公司下註;你或許不知道的是,每當足球大賽打響時,還存在一些球迷通過非法渠道進行外圍賭球的現象。
  據記者瞭解,外圍賭球的模式是通過國內的“上家”聯繫下註。而有的“上家”會和境外的博彩公司合作,將一定比例的賭資投到博彩公司,然後“上家”承擔剩下的所有賭資,而有的“上家”則會自己做莊家,只是借用了境外博彩公司的數據,自行開莊接受賭資。外圍賭球的盤口賠率基本上就是賭球者最後拿到手的獎金,不用另外承擔稅費成本。
  對於第一種模式的“上家”而言,由於運作模式相對穩健,參與賭球的球迷能夠拿到押註的獎金;而對第二種自行坐莊的“上家”而言,倘若坐莊出現大幅虧損,就會出現莊家“跑路”,球迷沒法得到獎金的情況。
  外圍賭球的花樣很多。除傳統玩法外,還可以去猜哪個球員會進球、第一個球是頭球還是烏龍球進球、哪個球員會得到紅牌、兩隊15分鐘走勢的比分等。一些對自己看球能力比較自信的球迷,也許會認為更為多樣化、更為動態的玩法有助贏錢。
  比如當某個落後的球隊換上了隊內的頂級球星,有的球迷認為勝算提高了,就願意通過外圍追加新賭註。但莊家也不是省油的燈,往往在賠率設置上非常縝密,只有極少數幸運球迷能通過賭球賺錢。
  所以,賭球參賭人員不會永遠是贏家,而莊家則註定永遠穩賺不賠。中國證券報
  就像有的網友所說,伴隨著賭球日益滲入,現在看球已經不是單純的看球了,有些人寄希望於借世界杯大賺一筆,參與到非法賭球中。這些參與非法賭球的人,往往更像是賭徒而非球迷。
  記者通過網絡搜索發現,非法賭球的網站可謂隨處可見。雖然以“賭球網站”等為關鍵字搜索會出現“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部分搜索結果未予顯示”的提醒,但通過“哪裡可以賭球”等搜索記者還是找到了不少進行賭球的網站。在一些論壇、貼吧中記者還發現了一些比較詳細的賭球參與教程。
  通過關鍵字搜索QQ群,同樣輕易找到了相關可以參與賭球的群組,不過當記者申請加入時,卻一直沒有得到通過。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微信等移動社交平臺儼然成了非法賭球的新陣地,而第三方支付平臺也為賭球提供了極大的便利。小單前不久經朋友介紹加入了一個賭球的微信群,通過他手機上的聊天記錄記者看到,群成員可以隨意在微信群里下註喊價。
  據小單介紹,群里有三個負責人,在群里下註後再通過支付寶轉賬賭資。“他們下得大的幾千的都有,我不大敢,一般也就兩三百地下註。”小單表示自己只下過兩次,都沒有贏到錢。
  據瞭解,這類由賭博公司甚至個別人操縱的非法賭球,主要通過設置賠率來確保盈利。因此絕大多數參與者都是輸家,只有莊家盈利。而任何以盈利為目的,聚眾賭博、建立賭博網站、擔任賭博網站代理或接受投註都是觸犯刑法的行為。葛高涵
  (原標題:微信也成賭球工具)
創作者介紹

歐式傢俱

mn45mndry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